昨日下午,一架飛機在黃花機場平安落地。黃花機場新塔臺預計今年年底投入使用。昨日下午,志願者們在氣象預報室內參觀。均為 王志偉 攝記者 吳鑫礬 通訊員 鄧竹君
  “以前坐飛機的時候從來沒有想到過,原來飛機從起飛到降落的全過程都是由地面監控著的。”暑運期間,每天有480架次的航班在長沙黃花國際機場起降,高峰期一小時就有30餘架次,平均2分鐘就有一架。而每架飛機平安起降的背後,在機場候機樓附近一個圓柱形塔臺內,有一群人的心比乘客揪得更緊。原來,飛機從起飛到降落的全過程,都由這個塔臺來監控指揮。昨日,由湖南機場管理集團團委主辦的“不一樣的暑假”青少年機場暑運志願服務活動的志願者們,開始機場體驗之旅,記者隨同他們一起來到黃花機場塔臺參觀,為您揭秘指揮機場正常運行的“大腦”是如何工作的。
  A 塔臺
  機場正常運轉的“大腦”
  也是機場最核心的部門
  湖南機場管理集團團委副書記吳婷介紹,此次32名青少年志願者均來自長沙各中學。今日開始,他們將在機場開展為期一個月的志願服務,為機場暑運提供幫助。
  昨日下午,記者和志願者們來到長沙黃花國際機場參觀。在機場候機樓附近,一個聳立的圓柱形高塔特別引人註目。原來,這就是長沙黃花國際機場的塔臺——機場正常運轉的“大腦”,工作人員在裡面指揮飛機正常飛行、處理緊急情況、發佈管制指令等,如同“空中交警”一般。
  “塔臺是機場周圍最高的建築。”民航湖南空管分局的工作人員說,黃花機場如今使用的塔臺是1988年投入使用的,雖然僅有10餘米高,卻是當時機場範圍內最高的建築。在塔臺西南邊不遠處,建了一個高約60餘米的新塔臺,目前工程已進入收尾階段,預計今年年底可以投入使用。
  走到塔臺前,工作人員在一個密碼門前輸入密碼,隨後大門緩緩打開。工作人員介紹,塔臺是機場最核心的部門,裡面包括塔臺管制室、進近管制室、區域管制室、終端設備室、氣象預報室等。裡面的管制室都裝有先進的門禁系統,除非是受到邀請,否則一般機場工作人員都無法進入。
  B 管制室
  負責750米以下的飛行
  指揮飛機起飛降落滑行
  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,記者來到塔臺的頂樓。這是一個圓形房間,四周全是玻璃窗。雖然塔臺並不算太高,但這裡視野特別開闊,可360度俯瞰機場全景,尤其是停在停機坪上的飛機,每架飛機的具體位置一目瞭然。
  在房間中央,懸掛有4台顯示屏,監控著機場重要部門。顯示屏下方,擺放有一排設備,由多個電腦屏幕等儀器組成。此時,一架飛機在跑道上向塔臺發出起飛申請。5名塔臺管制員緊盯著眼前的電腦屏幕,並不時拿起耳機,與飛行員精煉、簡潔地說著外人不懂的專業術語。
  “這是塔臺管制室,飛機的起飛和降落都歸我們指揮。”塔臺管制室領班主任唐林旭說,塔臺管制室負責指揮飛機750米以下高空的飛行,分為塔臺管制席和地面管制席。其中,塔臺管制席負責飛機的起飛、落地,地面管制席負責飛機的滑行。比如指揮飛機起飛,管制人員就通過裝有雷達的高科技儀器和處理系統,合成飛機起飛時的信息,確保飛機的正常起飛。
  “晚上飛機安全抵達後,機組人員會和我們說‘晚安,黃花’。”唐林旭說,管制人員通過無線電波與飛機機長或副機長聯繫,指揮每架飛機起飛、落地的跑道、滑行的位置等,直到飛機順利起飛或安全降落,他們的任務才算完成。
  說話間,唐林旭的眼睛緊盯著窗外。原來,在高科技雲集的塔臺管制室,也需要人工對機場跑道進行監控,特別註意是否有無關車輛、人員甚至是小動物進入跑道,造成安全隱患。
  C 區域管制室
  管制人員就像“空中交警”
  隨時與機組通話進行指揮
  隨後,記者來到位於塔臺內部的區域管制室。和塔臺管制室不同,這是一個密閉的房間,管制人員頭戴耳機,左手握著麥克風,通過電臺與飛行員通話,右手不時在點著鼠標。區域管制室工作人員陳宇鵬介紹,這裡主要負責5100米至7800米的高空,控制範圍覆蓋整個湖南省,並與其他省份的空中管制部門進行交接。
  陳宇鵬來到一臺電腦屏幕前坐下。屏幕背景為全黑色,上面用綠色、紫色、黃色等多種顏色,標註著密密麻麻的飛機參數。陳宇鵬指了指屏幕上兩條南北向的綠色線條,這就是貫通南北的空中京廣線,而線條內一個個小圓圈則是正在飛行的飛機。他點開一個圓圈,上面顯示出飛機的狀況,包括飛機代碼、高度、速度、方向、目標高度等信息。
  陳宇鵬說,其實空中交通與地面交通有相似之處,飛機就像是汽車,航道如同公路,而且各種航道也有交叉的現象。而塔臺管制人員則充當“空中交警”,通過塔臺內的儀器瞭解眾多飛機的飛行狀況,通過無線電通訊設備與機組人員通話,指揮空中交通的有序進行。
  “管制員對數字極為敏感,因為我們工作中接觸最多的就是數字。” 陳宇鵬介紹,在雷達終端的顯示屏上顯示的都是數據,而管制員也都是通過數據所代表的意義,隨時對飛機進行指揮以及跟機組人員溝通。
  D 進近管制室
  指揮飛機排序進行降落
  突髮狀況需要當機立斷
  區域管制室的樓上是進近管制室,一名管制人員往往需要緊盯三塊顯示屏,其中包括雷達顯示屏、數據顯示屏等。這裡負責管制750米至5100米的高空,也是塔臺管制與區域管制的過渡帶。
  “飛機不同於汽車,進港或離港都不能停下來等待,所以得靠我們指揮調配。”工作人員介紹,比如飛機降落時,跑道就如同高速公路的收費口,一次只能讓一架飛機通過,而其他飛機又不能在空中停止不動,這就需要指揮飛機排序,視情況採取盤旋飛行等措施。
  在進近管制室,一個管制人員最多同時調控10多架飛機,管制人員和機組人員說的話在同一頻道內都能相互聽見。每人說話前都需要按麥克風上的按鈕,只要一按按鈕,其他人員就暫時無法通話,這樣也方便管制人員在遇到突發事件時進行指揮。
  在採訪過程中,一位管制人員的口氣突然嚴肅起來,工作人員立即將記者等人帶出管制室。原來,剛剛在空中航路中突發一個小狀況,管制人員需要馬上做出判斷和決定。工作人員介紹,塔臺內的管制人員都畢業於航空院校,並且是經過層層選拔嚴格選出來的,要求有冷靜的頭腦、嚴謹的處事能力,遇到突發事件需要當機立斷。
  由於指揮飛機起降,涉及價值上億元飛機的安全,更涉及上百名乘客的安危,不出事則已,一旦出事就是天大的事故,因此在幕後指揮的管制員承擔著巨大的壓力和責任,工作的時候精力要高度集中,特別傷神,時間過長,管制人員的註意力就難以集中。“為此,我們每工作兩個小時,就必須休息至少半小時,之後再繼續工作。”一名工作人員說。  (原標題:機場“大腦”是如何指揮飛機的)
創作者介紹

租房子

st77stxyq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